首页 NFT 对话王峰:看好功能性NFT方向,Element与OpenSea的唯一差距是时间

对话王峰:看好功能性NFT方向,Element与OpenSea的唯一差距是时间

采访:Jessy,榨菜

受访者:王峰,Element 创始人

8月中旬,NFT聚合交易平台Element 2.0版本正式上线。王峰在推特空间大会上的演讲“我希望整个团队都能听到我激动的心跳”很快引起广泛传播。继2009年“王峰十问”系列文章后,市场开始关注罕见的扫屏文章。

再次站在大众面前,或许是王峰进军Web3领域的重大转折和冲锋。 2017年,王峰辞去蓝港互动CEO一职,将陪伴自己十年的游戏公司交给前创业合伙人管理。随后,他成立了曾经备受推崇的火星金融与共识实验室。市场受到关注。此后,虽然Cocoa Finance、Mars Trading Master和Mars Cloud Mining相继上线,但大多因国内政策等因素被迫关停或转型。

鲜为人知的是,王峰的推特ID被称为“小隐于链”,意思是隐藏和休眠的东西。纵观王峰的成长历程,他在金山的职场名声大噪。从白手起家到在蓝港游戏上市,王峰一直是职场和创业界的明星,也曾是媒体报道的对象。进入区块链行业以来,虽然王峰因《汪峰十问》而在圈内名声大噪,但几乎从未接受过媒体采访。

2021年4月,王峰宣布成立Element,并在一个月内完成了由红杉、SIG、蜻蜓资本等资本领投的1150万美元融资。一年多来,他几乎所有的心思和精力都放在了这个 NFT 交易平台上。

自去年 NFT 夏季开始以来,OpenSea 在 NFT 市场上一直处于绝对优势地位。即使 Coinbase 和 FTX 等加密货币交易所巨头高调入场,也大多以失败告终。在竞争激烈的 NFT 市场中,Element 虽然长期以来一直保持低调,但随着近期新版本上线的时机,它的胆子也越来越大。交易量和用户数长期位居BNB Chain第一,以太坊数据接近7日也超过了SudoSwap。

在这个重要节点,捕链人特邀王峰进行了专访,详细讲述了王峰进入NFT行业的心得体会,以及Element的发展历程。王峰表示,过去一年他犯的最大错误是认为自己很快就会成功,后悔错过了 Solana NFT 市场的机会。

不过,王峰认为,Element虽然在多个数据维度上落后于OpenSea,但两者的区别在于起步和后期的差距。他计划在工具级别的易用性方面赶上 OpenSea,同时寻求在不断变化的过程中捕捉新的机会。例如,他认为 ENS、SpaceID、.bit 等域名资产被热炒,但实际上是功能性 NFT 的机会,下一波 GameFi 产品迟早会出现。通过寻找新的资产定制工具来迎合用户体验,市场总会给勤奋的人在弯道上超车的机会。

以下是对话原文:

1、链捕手:在NFT最初火爆的时候,其实你是并不看好的,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转变自己看法的?转换思路与行动的具体过程是怎样的?

王峰:我本人是从软件产品设计和游戏制作入行的,所以我最有感觉的事情,还是做应用和用户体验。我不太相信空中楼阁的抽象事物。2021年前,我更关注DeFi上的一系列应用。事实上,我是在DeFi时期才开始去交易数字货币的。

此前我在3000美元的时候买入第一个BTC,然后就囤着。买ETH也是这样。所以我会错过EOS,个人也没有买入BNB和FTX,不过我们共识实验室是FTX早期投资者,回报不错。

2019年夏天,CZ电话我,币安投资火星财经100万美元,给我们团队的是BNB,那时候只有几美元的价格。我说我只要美元,CZ说你拿到BNB自己去换吧,于是我们几乎不做任何思考地换成了美元。最初我只相信BTC和ETH,DeFi热起来后,我本人才对加密货币以及交易有了真正的兴趣,我开始相信区块链技术一定会走得很远,会有大量开发者参与进来推动应用。

可以说,如果没有DeFi,我不一定能坚持等到NFT的机会。我是迷上DeFi之后,才开始组建团队做去中心化应用的事情,我在内部团队中做了大量鼓动,鼓励大家参与DeFi和NFT,不玩怎么会有感觉呢。

至于对ERC721协议的关注,其实渊源是在蓝港互动,这是一家我亲手创办的游戏开发公司,2014年底在香港上市。那时我们已经制作了15款以上的网络游戏了。2017年四季度的一天,我看见了一款区块链游戏,叫做加密猫,迅速抽调七个人,很快模仿设计一款类似产品,我的技术搭档就是那时候和我一起开始参与区块链的,没想到竟从此不回头坚持下来。我们那个项目运行在一个国内团队设计的公链上,大概不到十天就提供了一个版本。所以,我算是对NFT最早触碰的那一批人。

但是那时我没想到,ERC721协议会有今天的丰满羽翼。人最害怕的是,你做过以后就放弃,以后人家再提,你就没有那么在意了。恰恰是我们接触后就放弃,觉得在区块链上做游戏时机远不成熟。而几乎是一个时间,和我们一样有游戏背景的Animoca Brand参与进来了。他们不仅投资了加密猫,而且投资了售卖加密猫的OpenSea和后来的SandBox。

在摸索DeFi时期,我们有考虑过杀入借贷市场,比如像Compound、AAVE等主要几个借贷协议,我的技术搭档都深入研究过一段时间,我本人也和一些身边的做借贷协议的创业团队多次取经,心里确实有了一些底。有了技术上有准备的团队,对于启动一个NFT交易协议和市场就不是太怵。事实上,我们开发团队很快就写出来了自己的第一代交易协议。

2、链捕手:在早期设想中,你对Element的定位与目标是怎样的?这个过程最大的困难在哪里?

王峰:要分四个方面回答这个问题,都是要重新换脑子。

首先,说产品研发层面。启动一个基于自有协议的NFT交易平台,一个协议封装到一个市场中,然后把交易数据运营起来,这是最初的打算。但是,开发一个成熟的NFT交易平台,工作量和实现难度还是很大的,不只是要搞定诸如交易协议和链上数据清洗这类的Web3技术栈,也有很大工作量在实用的Web2功能上。这个过程需要产品研发团队的不断打磨,出精品需要时间。

第二,我们团队大部分成员都是从做应用和游戏出来的。对标OpenSea这样的产品,第一反应还是如何做更好的体验,产品上线三个月后,我们才理解交易平台的基本价值不仅仅是流量,而是解决好流动性。

第三,进入市场初期,确实考虑做一个完全针对中国市场上的OpenSea,但我们很快发现,Web3很可能没有所谓的国家市场或者地区市场,不能类比Web2时代中国淘宝对美国Ebay。区块链是新地中海文明,你可以把每个公链都看成是一个希腊城邦,今天的以太坊可能已经是加密版的罗马共和国。

OpenSea可以在以太坊成功,Magic Eden可以在Solana成功,我当然可以在BNB Chain上图谋出路。所以,我们很快启动了支持BNB Chain的版本,进而有推演到更多的EVM系。去年四季度,很多GameFi那时候唯一看上的生态就是BNB Chain,得到了一些GameFi项目的积极配合,我们在BNB Chain上的数据稳定起来。有了一点底气,我们才开始腾出时间解决以太坊市场,这才有了我们最终决定走多链和聚合的产品策略。

第四,因为每一个生态有不同的支持者,运营策略也不尽相同,所以我们内部也一度思考过是否要起用不同品牌的策略,最终我们坚持决定用Element一个品牌做所有链集成的市场,我们希望用户和投资人可以相信我们的诚意。所以,我们的首页有不同公链市场的登陆入口。

3、链捕手:从去年年中到现在,你认为NFT行业主要发生了哪些变化或者说新趋势?为此,Element又做过哪些战略调整?

王峰:其实去年年初,很多人就错判了。很多第一批进来的人,主要在纯粹的艺术品资产上看机会,我那时就对这件事情是半信半疑,我专注地做过十年网络游戏,当然理解艺术设计对产品的价值,但是没有对纯粹艺术品市场鉴定的认知能力。我本人更理解大众市场。那时也不是只有Opensea一家独大,很多艺术类的平台更加被关注,Beeple被炒得很火。同时,Axie游戏和Flow游戏公链势头正盛,也没有多少人看上主打PFP头像类NFT。

我相信未来最大的市场是以太坊。仅仅拿NFT市场来说,如果目前OpenSea一家独大一直保持,就一直有我们打破的机会。这个骨头难啃,我们绕不过去,为了与OpenSea竞争,我们必须先与其合作,所以,这个过程我们才领悟到加密市场中非常奇妙的竟争合作关系,其实来自于可组合性。我们是从2021年年底开始思考要做聚合订单的,中间有一段时间的弯路,成型的产品规划是从2022年三月后开始启动的。这期间,无论是基于交易挖矿的LooksRare还是GEM都了我很大启发,一个NFT市场的交易深度怎么做,要自己想办法。任何外部力量也帮助不了你。

我不认为,只要寻找好资产做LaunchPad,就可以造就一个好的交易平台。如果不从产品设计上解决交易深度,任何资产进来,最终都流向了OpenSea市场。很多交易平台进入市场,其实只是做了准发行商的事情,即使你找三上悠亚还是罗纳尔多,最终都汇入OpenSea的二级市场大海。不是说做发行不好,事实上去年最赚钱的恰恰是做NFT发行的团队。但我们做的NFT交易市场,而不是资产发行。如果真的要做发行商,不需要这么难地写一个好用的交易市场,直接做NFT品牌、找IP项目、写机器人脚本和玩社区就好了。

4、链捕手:如今,Element已经成为颇具代表性的国人项目之一,也是NFT交易平台的重要竞争者,你对Element现在的成绩打几分?这个过程中你印象最深刻的几个场景可以分享一下吗?

王峰:我没有一次创业不是诚惶诚恐,怕干不好。所以,自己看自己一直不顺眼。我对自己的要求比对别人的要求高,我在硅谷的朋友告诉我,这是一个心理疾病。我不知道如何打分。己所不欲,就不要安利给人家。所以,如果产品做不好我是没脸说话的。

客观上说,Element 2.0这个产品版本,已经是可用性很高的NFT交易平台。我个人已经基本不用OpenSea了,身边不少人也是这样。这个状态是三个月前逐渐开始的,所以我们才开始在社群志愿者中招兵买马。最近一个月里,总有人说用了Element就回不去OpenSea了。这是我听见最欣慰的一句话。

纯粹从产品和技术层面上看,Element的优势主要体现在基于全链资产完整、深度聚合订单、工具易用性以及数据实时追踪等四个维度,因为根植于去中心化基础设施,NFT交易平台与DeFi有很多共性,比如都是一个基础协议驱动的。但同时,NFT市场也与目前处于市场主流地位的CEX越来越相似,这一点从我们社区以及产品运营团队的反馈越来越强烈,由此原因,我们技术团队很多工作量也在Offchain上,没有亲自下场运营一个NFT交易平台的人,会把这些因素想得简单。

5、链捕手:作为国人项目,最大的挑战之一是如何拓展海外用户市场,这方面遇到过哪些障碍?目前团队的国际化程度如何?采取了哪些专门策略拓展海外市场?

王峰:首先是从海外找人,我们在美国市场常驻四人。找到彼此信任的人,再把市场切分成多链、及多语言和地区去精细化运营。每个地域的市场一定要找本土的人来Cover,尤其是对NFT有经验和理解的资深人士。针对北美市场,OpenSea的第四位入职员工来帮我们拓展北美市场,他们熟悉生态内资源链接,比如Coinbase Wallet、Metamask等市场协同。

其次是创作者关系。我们创作者社区总监本身即是创作者,创作者圈子很重要。目前,我们已经逐步开启了与Outland和NYC精选艺术家的合作。

事实上,目前我们的许多志愿者是来自台湾、日本、韩国、加拿大、法国以及澳大利亚等多语言地区,他们本身已经是NFT的Trader,对业务理解程度超过普通用户,我们和他们的关系会稳定地建立在基于邀请返佣的合作体系上,Elment率先支持了邀请返佣机制。

6、链捕手:从数据网站来看,Element距离OpenSea等头部NFT市场的交易量、用户量等数据仍有一定距离,你认为差距主要在哪些地方导致的?

王峰:其实,唯一的差距是时间。我们之前是人家的1%,眼下的目标是做到10%,OpenSea上一轮已经是估值130亿美金的巨无霸了,人家进入市场早我们五年,所以我们需要一点时间。

如果新兴资产不起来,只是大家一起争夺存量的PFP市场,投资者就不要投资新的交易市场了?答案肯定不是这样的。在下一个新兴资产品类爆发之前,我们先打磨一个好用Web3产品。在研发上,我们从最早不到十人到目前投入了二十多人。如果我们拿到更多投资,我们还要在协议、工具和数据服务层面投入人手,得做到大家从心里服气,不得不用。在今天这样的熊市里,有一个不差钱的产品团队,可以静下心来做好产品,倾听社群用户意见,焉知非福?

不如我们做不破不立的事情。因为OpenSea在以太坊市场处于绝对霸主地位,所以,我们年初做出在以太坊市场上聚合OpenSea以及现有领先交易平台的决定,目前Element2.0发布的聚合协议,已经得到很多用户的认可。

在交易体验上,我们也计划先在工具层面易用性上赶超OpenSea,再寻求变化中的新机会,我认为类似ENS、SpaceID、.bit等域名资产机会,其实是功能类NFT的机会,特别地说,最近非常活跃的Space ID,这是一个BNB Chain生态中的ENS,因为我们根据域名NFT特点,提供了定制化,比如依据数字和字母组合样式做枚举归类和有效排序,加之我们产品在交易上批量处理工具优势,Element拿到二级市场75%左右的份额。我已经看到当日交易笔数超过8000的成绩。

星巴克将消费积分和NFT结合起来,也是一个标志性事件。我估计,更多的线下机构和Web2会入场发行Pass卡,权益类资产很可能是有机会起来的。无论是实用价值还是破圈能力,Pass卡都可能不会是昙花一现,不是MEME。下一波GameFi产品早晚兴起,而我们专注于寻找新资产定制化工具,迎合用户体验,市场总会给勤奋者有弯道超车的机会。

image

Element最高时排名已到第四

7、链捕手:你曾表示OpenSea在产品上走得太慢,为什么你认为从工具的角度切入可以与OpenSea竞争?

王峰:从产品迭代速度上看,我们肯定比OpenSea走得快。但后来者不能简单复制,不能靠一条路追赶。就只有两条路,一是产品差异化,比如做以聚合和工具化主打的市场,这需要拿出一点拼劲的,市场用户会验证。二是运营创新上想办法。我们首先选择了第一条道路,之所以这样看,也是从DEX市场从Uniswap AMM模式到1Inch的聚合交易模式上得到的启发,我们认为走聚合交易的产品,是市场给我们留下的空间,也更适合我们技术和产品设计团队。产品问题解决好,运营就有了大胆发挥的空间。

8、链捕手:如今多链拓展是多数项目的战略方向,Element也支持Polygon、BNB Chain等多个网络,官网显示将支持Solana但目前尚未上线,而OpenSea今年5月上线后已经成为Solana的主要NFT市场之一,这是出于哪些原因?

王峰:我们放了不少精力在BNB Chain上,尽管今天BNB Chain上的PFP类精品匮乏,但我们认为纯粹依赖PFP的NFT行情会翻篇的,BNB Chain在NFT市场的潜力依旧是被低估的。我们希望可以保持在BNB Chain市场头部的位置,最好做到绝对第一名。这可能需要一点时间。

此外,我们仍然计划以聚合交易方式进入Solana市场。其实,机会总是有的,比如Move系的新公链龙头Aptos,我们也在接触中。过一段时间看吧。

9、链捕手:如今回过头来看,这一年创业过程中有没有犯过一些错误?

王峰:如果可以重现,我们应该直奔Solana公链市场。

我在去年九月拿400个以太坊买入4个Crypto Punk,就因此错过了不到10个以太坊的Bored Ape,前者跌跌涨涨原地不动,后者同期却涨了15倍。如果我那时更多深入研究社交情绪和DC群,也许会有更加理性的判断。

但我们去年犯的最大错误,就是误以为我们会很快成功。比错误更要命的是承受犯错的痛苦。具体说是选择的痛苦,没有选择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痛苦。就是一个创业团队最大的困难,并不在于人家给你指定方向,你冲在前面能否实现,而在于你是否选择了一条可以走下去的路。尤其是你明明知道,差异化很关键,尽可能少做一些事情,但是要找到真正有长期价值的事情,时机、能力和资金都匹配,真的很难。有时候我们只能仰天长啸,看运气。

读书的时候,我们做选择题的时候常常自信,不加思索地选择ABCD,而一遇到做应用题,就咬着笔杆子感觉无从下手。但是现实中,做选择题比做应用题更难。

10、链捕手:如今海外NFT市场的横向与纵向整合并购非常明显,这对你们有造成压力吗?如果OpenSea未来集成GEM,Uniswap也前端集成Genie,你认为这会给NFT市场带来哪些影响?

王峰:其实,我非常高兴地看到了这两个并购案,这是我们看到市场上积极的信号。

现在的聚合交易平台,只有我们没有出售,而且我们还支持多链,GEM只跑在以太坊上。

11、链捕手:目前来看,几个独立的NFT交易聚合器在整个市场中的交易份额还是比较低的,为什么交易聚合器在具有最佳流动性的情况下,还是很难赢得多数用户的青睐?你认为用户在购买NFT时主要关注因素与问题有哪些?

王峰:我恰恰认为,聚合交易会在市场中的份额越来越大。

我们的用户是交易者,艺术品市场上有一个词汇叫藏家,但是今天的市场上更多的还是典型交易者,无利不起早,但是不同类型的交易者关注不同面,类型喜好和投资时间的长短偏好,都对交易者的决定产生影响。

12、链捕手:在提升流动性方面,X2Y2、LooksRare采用了交易挖矿,虽然刷量迹象明显,但对交易量与影响力的提升帮助很大,你如何看待这种模式的可持续性与实际作用?

王峰:LooksRare和X2Y2先后在今年年初以交易奖励的方式进入市场中,快速获得了市场话语权。我们依赖产品,所以在市场上采取的动作,比他们笨拙很多。那个时候,我们正在准备者往提供聚合协议的模式上走。而且我一度非常不看好他们,但是我注意到他们两家都在不停地迭代运营策略,包括邀请奖励和交易奖励的轮流变化,我很佩服他们的运营能力。

但是从本质上看,我一直不认为交易平台应该把交易挖矿作为产品运营核心策略。虽然这是一个很有效的冷启动方案,但是一个用户对于从多个资产价值选择的兴趣,去转移到任何资产在交易直接成本与挖矿收益之间所形成的不等式中选择,因此,他们对这个平台的主要诉求就是撸毛。这有点像短跑或者游泳运动员吃兴奋剂,不能多吃。你见过马拉松运动有人吃兴奋剂吗?

我们不会把交易挖矿作为核心产品的一部分。但是,我们不排斥做一些限制时间的运营奖励活动。但我不认为,一个交易平台把交易挖矿写到经济模型中是聪明之举。这样的团队,我不知道是不是有长期愿望做下去。你辛辛苦苦研发了一个交易平台,Token资产没有分给真正的交易用户,也没有分配给支持你的投资者,却被十来个矿霸占据,以至于你作为一个交易平台不得不下场自己挖自己的矿,这就是饮鸩止渴。

长期解决一个交易市场的流动性,应该还是产品在交易上的专业服务能力,比如提高交易效率、聚合比价系统等,也应该是资产合作能力、品牌和口碑等。还是那句话,马拉松运动员不吃兴奋剂。

13、链捕手:从中长期来看,你对Element的市场目标是怎样的?接下来与哪些具体的计划可以分享?

王峰:Element有两个方向,一个是成为非常成熟的NFT交易市场,另一个是走向完全社区化,启动ELE DAO来运行更多的业务。

从操作效率上看,这两条是有冲突的。所以,我们目前仍然在以产品为中心的过程中,研发快速迭代,重视社群意见反馈。

14、链捕手:Element接下来也要发行代币并成立DAO,ELE代币接下来在提升平台流动性与拉新方面发挥哪些作用?目前很多的DAO其实都是伪去中心化,你们希望做到何种程度的去中心化?

王峰:如果我们正式发布ELE代币,我们希望给用户和市场提供激励代币。但是我们不会采用代币融资。我们的投资者都是股权资本。我们去年拿了红杉、SIG和DrangonFly的1150万美元投资,未来我们的Token,是给用户、股东和团队的。

至于完整的ELE DAO的计划,我们还要一些时间准备,从投资者和社群中征求意见,我们正在开放一个社区论坛。

15、链捕手:Opensea此前曾被曝计划IPO上市,目前在管理方面也非常中心化,引起了很多有违加密精神的批评,你如何看待这个争议?作为非常中心化的项目,却成为最大的NFT市场,那么是否去中心化对项目的长期发展究竟有多重要?

王峰:一个平台的市场地位是用户给的,用户是喜欢还是可以忍受,都是他们投票决定。我们不会靠批评OpenSea吸引眼球,也没有理由去批评OpenSea,我也从没有见过币安公开批评Coinbase。

反过来,我却越来越相信的一个预判,NFT交易市场将会是半中心化和去中心化市场运营共存的局面,这一点,很大程度上与目前的数字货币交易市场生态有很多类似之处。我们自己下场做NFT交易后,更能够理解币安的厉害。做交易,很多东西是相通的。

16、链捕手:Coinbase NFT市场上线以来由于交易量低备受诟病,与市场的期待大不相符,你认为这个产品为什么会遭到市场的冷遇?Coinbase的NFT发展战略存在哪些问题?

王峰:Coinbase在NFT市场遇到的问题,和绝大部分数字货币交易所杀入NFT市场遇到的问题几乎一样,那就是过分相信流量和资金优势可以成为关键竞争能力。其实,任何一个市场的核心竞争能力,都是聚焦、差异化选择和成本领先,这是迈克尔·波特的竞争三要素观点。我没有看见Coinbase做了正确的事情。在产品上,他们唯一和OpenSea的不同可能是更优雅的界面,在技术方案上,他们只是集成了0x协议今年三月发布的V4版本。感觉他们组建的NFT团队,并没有做太多事情。

此外,中心化交易市场和去中心化交易市场,是加密世界中的两个断代市场。有点像雅虎当年看见Google出来,以为在内容门户上写一个搜索框就可以降维打击了。殊不知,真正的降维打击是技术路径和运营观念,而不是流量优势、资本和现有定义的品牌。

17、链捕手:目前来看,NFT领域的投机现象是非常严重的,Vitalik也认为目前加密行业的金融化过于严重,你认为NFT的非金融化场景主要是怎样的?如何看待近期热门的灵魂绑定代币(SBT)?

王峰:我十分理解V神的担心。区块链因一个货币假设实验而生,随后引发更多金融场景革命。但区块链不仅仅是金融。这个问题被反反复复说了多次。一度还有人掉进了区块链防伪的坑,我认为从比特币出块和记账开始,区块链以去中心化机制为基础,最先天优势就是有一笔算一笔,可以写,可以读,但是不可改,SBT就是这样的产物。

其实,我们目前的Web3身份是被禁锢于其致力于打破的Web2历史场景中,所以常常被调侃为Web2.5/Web2.8,比如,大多数 NFT 艺术家依靠OpenSea和Twitter这样的中心化平台来承诺身份初始出处。加密宇宙里本来没有自己原生的身份信标,各种证明资质全凭Web2市场老大哥的一双慧眼,如果我们今天重温数字化生存,会令人嘲讽地发现,全球用户依然活在乔治奥威尔比喻的1984和动物农场中,只不过老大哥换成了全球社交巨头。甚至我们今天Token投票的DAO,也经常依赖 Web2 基础设施,如不得不采用社交媒体账户来以抵抗女巫攻击。

我认为,比SBT更值得关注的是更加底层的DID,所谓原生的加密身份标志。后者是一本去中心化的护照,前者是护照本的一个又一个盖章签证,而一本护照上可以有很多签证。我本人更有兴趣的是DID,未来的新数字社会的应用基石。

18、链捕手:公开数据显示,目前NFT的市场交易量已经不到高峰期的十分之一,很多人认为NFT市场已经进入熊市,你认为NFT市场接下来的刺激因素或者说增量市场可能来自哪些地方?

王峰:

结合传统经济的通证卡、功能性 NFT 和 GameFi 或将迎来新一轮机遇。

熊市之后是牛市。 如果我们在熊市中还能增加 10 倍的用户,我们就不用担心牛市什么时候回来了。

关于作者: 碌柒

认做你爹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